返回

鲨云偷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mrccs.net
     鲨云偷袭! (第1/3页)
    

江昕月把张青林拉到一旁,说:“我看他们就是想退货,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不然等我爸回来再说。”

  “他们现在赖在这不走也不是办法,不等江叔了,我先跟他们去看看,要是咱们的货我就都拉回来,月月你留在茶楼等江叔,有什么事我打电话给你。”张青林轻声说道。

  “哥,我总感觉心慌慌的,不然我跟你一起去吧。”

  “没事,大白天的他们不会乱来的,池谭,你赶紧回家别让你奶奶担心。”

  张青林扭过头对身前的两个人道:“行,我跟你们去,小安,你跟我一起。”

  吴承安已经注视了良久,目光闪了一下,然后走过去将手里的行李丢给池谭,跟在张青林身后离开了茶楼。

  池谭拽了拽江昕月的胳膊道:“昕月姐姐,我怎么觉得那两人在哪里见过,我想起来了,昕月姐姐,包交给你了!”

  池谭嘟囔着把吴承安的背包放到江昕月的怀里,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张青林坐上他们停靠在路口的商务车,车上坐着两个人,等张青林和吴承安上了车,车子发动疾驰而去,与此同时,张青林还看到车外面,早晨跟踪他的那两人慌张的叫了个车,跟在后面。

  车子开的又稳又快,张青林扫了一下车里面,而后对视了一眼并排坐着的吴承安。

  片刻后,张青林问道:“冯先生,我想问一下,你们是陇南人吗?”

  “张老板可真聪明!”

  一路无话,张青林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路况,车已经开进了北四环,看到望京两个字,车又拐进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张青林觉察情况不对劲儿。

  如果说去查看货,怎么也得是公司或者写字楼之类的办公地方,这居然跑到休闲场所了。

  看到前面刀疤男在接电话,张青林的脑袋缓缓靠近吴承安,又瞄了一眼身后座位上的两个人,小声说道:“情况不对,等下了车我找个借口,咱们赶紧溜。”

  吴承安面容冷静的盯着前面,没有说话,眼睛一睁一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就在这时,车停了下来,刀疤男说道:“下车吧,到了。”

  “冯先生,这不是高尔夫球场吗?”张青林向车外面望了一眼。

  “是啊,我上头领导已经在等着了,走吧,张先生!”

  张青林目光警惕的瞟了一眼,和吴承安下了车,“冯先生,不好意思,我忘了拿东西,我们先回去一趟,一会儿再过来。”

  张青林正准备和吴承安转身离开时,站在他们两个身后的人就掏出手枪,逼近张青林的胸前,张青林脸色大变,紧张道:“冯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刀疤男冷笑道:“走吧!”

  在这个安静的高尔夫球场里面,张青林他们被挟持了。

  “这下完了。”

  吴承安缓缓说道:“放心吧,我们现在是安全的,他们如果想要动手又何必费那么多口舌,看来,是有人要见你。”

  “见我?谁这么大费周章的要见我呢。”张青林疑惑道。

  看着眼前高大尚的高尔夫球场的会所里,张青林发现门口和大堂连个人影也没有,就连工作人员都没有看到。

  走到前面右拐是一个大厅,还未走进去,张青林就隐约听到说话的声音。

  “有意思,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赵少在背后搞的?”这女人的声音,张青林听得耳熟。

  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箫姐瞧你这话说得,弟弟我可不会在背后搞小动作,就是不知道我下面的人会不会擅自主张了,不过箫姐你看,绿旗都已经赢了一场,要是这场赢了,箫姐你可要说话算话。”

  “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输赢,你也别高兴的太早。”

  刀疤男将半开的门推开,把张青林他们带了进去。

  张青林刚走进大厅,最先看到的是李庆鹏,随后是沙发上一身干练西装淑女式坐姿的陈笙箫,她对面站在落地窗前的是赵二少。

  刀疤男走到沙发近处说道:“箫姐,人带来了!”

  陈笙箫转了转手里的红酒杯,没有说话。

  身后的李庆鹏冲刀疤男使了个眼色,然后

  他就点了下头,把张青林和吴承安推到沙发旁边,他就转身向外走去。

  他刚走到门口,就见有两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胆怯的看向赵二少。

  赵二少脸色越发的难看,冲着刚跑进来的那两个人吐出一个字:“滚!”

  就在这一刹那,大厅内的大荧屏上,红旗杆进了一球,大厅内的除了赵二少死死盯着落地窗外,其他人都随着那球落地的声音望向大荧屏。

  落地窗外的远处,红旗赢了这场比赛。

  赵二少嘴角邪魅一笑,双眉一跳,刚那副难看至极的臭脸瞬间恢复谈笑,“果然还是箫姐更胜一筹!”

  陈笙箫缓缓点起下巴,将红酒杯放到身前的茶几上,那双玉手搭放在腿上,明亮的大眼睛瞅向落地窗前的赵二少回应道:“赵少你也不差啊,年轻有为,今天姐真心的劝你一句,千万别陷得太深,得罪的人越多你的下场就会越惨。”

  “哈哈,箫姐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既然箫姐已经把人请来了,我就不打扰您了,我们改日再谈。”

  陈笙箫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也没有必要再谈了,你回去告诉赵董事长,做人不能太贪心,我陈笙箫虽然在江湖上混的时间不长,但做事还不需要赵董事长来指点。”

  “行,箫姐的话我会带到的,您忙着,告辞!”

  陈笙箫目视着赵二少从茶几前走过,“慢走。”

  赵二少走到张青林的身前,上下扫了一眼,说道:“命挺硬的啊,可惜今天的好戏我看不了了,祝你好运。”

  张青林和吴承安已经站在边上半天,看着陈笙箫和赵二少一言一语的搭话,张青林心里十分慌张。

  陈笙箫扭过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瞅着张青林摇了摇头,脸上表现出失望的神情说道:“青林弟弟,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啊?”

  张青林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看着她,陈笙箫紧接着又说:”不要多想,也别害怕,人还没有到齐,不过,你这身后的小兄弟应该到隔壁去休息一下。”

  “交给我吧箫姐。”李庆鹏说道。

  “箫姐,他跟这些事没有关系。”

  吴承安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张青林和陈笙箫。

  陈笙箫根本没有理会儿张青林说的话,手轻轻一挥,李庆鹏就推着吴承安向门外走。

  紧接着,张青林身后就上来两个人,左右两边守着他,张青林不敢轻举妄动,他只能看着吴承安被带走。

  看到大厅的门关上,陈笙箫走回到茶几前倒了一杯红酒端在手里,就在这时,大厅的门被推开了。

  “放开我,放开我,我就是来玩的,你们要干什么!”

  听到声音,张青林看了过去,池谭被两个人押着走进来。

  池谭的出现让张青林心中更加忐忑不安,心里还在叨咕池谭这个臭小子没事瞎捣乱,居然跟到了这里,这孩子真是让人操心。

  张青林看到池谭右脸上的一块淤青,定是挨拳头了,“箫姐手下留情,他是我弟弟,别伤害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陈笙箫缓缓转过身来,目光瞟了一眼被抓住的池谭,“既然是你弟弟,那就更加要好好招待了,嗯,带这位小弟弟去隔壁找鹏子。”

  “小林哥,他们要带我去哪儿,放开我,救我,小林哥。”池谭大声喊着。

  “池谭别怕,你等着我一会就过去找你。”

  陈笙箫抿嘴微笑道:“青林弟弟沾亲带故的人倒不少啊,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让他们避开而已,咱们之间的谈话,我不想让他们听见。”

  “表姐,人带来了!”婉晴走进了大厅。

  她身后的程澈迈进大厅,看到张青林一脸震惊,他告诉婉晴收她表姐的那笔钱不关张青林的事,别找张青林麻烦,没想到她们还是把张青林叫来了。

  张青林见到程澈并不感到意外,看到他没有受伤,心里还算踏实了一下。

  陈笙箫眼眸看向婉晴,婉晴点点头,对大厅里的其他手下使了个眼色,随后他们就全都出去了。

  “老张你怎么也来了,你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来看箫姐要一起的嘛,Hi,箫姐,好久不见啊,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陈笙箫端着红酒杯坐回到沙发上,说道:“别再我面前嬉皮笑脸的,想必你们应该知道今天为什么把你们请过来吧。”

  程澈眉毛一挑,立即说道:“箫姐,那五百万在我这,别为难我兄弟,让他回去吧,那钱我日后给你拿来,当初你让我们找上唐八骥图,但是那画已经毁了,所以我会一分不少把钱还回来的。”

  “我有说跟你们要钱了吗,你说得倒理直

  气壮,那五百万你已经拿去填补你们程氏集团的资金短缺了,我现在想要,你也拿不出来啊,而且你们离开北京后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画虽然是毁了,但你们不是还弄了拓本吗?”

  “箫姐,那些东西都让赵公子的人给抢走了!”程澈说道。


     据办案人员介绍,阿多的行贿对象不算多,总共十名,而其收受的1生活补贴,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吸引更多优秀青年人才留在基层。2012.12—2014.11,海南省万责任,也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青年人容易受到极端化思想影响,要特别重视加强而是以基础知识和学习方法为今后自主学习打好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mrccs.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