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能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mrccs.net
     不能炸 (第1/3页)
    

张青林盯着下河社稷图陷入了沉思,一旁的婉晴和程澈收起画帛,忽然,江昕月站到了门口,神色慌张,见他们正在忙事,想上前又怕打扰到他们。

  程澈刚好扫到门口的江昕月,连忙问道:“昕月?你怎么起来了。”

  “青林哥…那个…大壮他…”江昕月依然站在门口,吞吞吐吐的一句话也没说完整。

  张青林收回思绪,转身走到门口问道:“大壮怎么了?”

  问了两遍江昕月都支支吾吾,张青林直接迈出门口快步向另一个屋子走去。

  “昕月,到底怎么回事?”程澈追问道。

  江昕月朝着张青林身后边走边说:“我…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没想到,他居然会跑出去…”

  大壮跑了,因为江昕月说了一句:‘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你就是个累赘,请你不要再连累大家了。’

  江昕月原本以为自己嘟囔的几句,大壮不会听进去的,在她的眼里,大壮就是一个呆子。

  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大壮瞪了她一眼,撒腿就跑了出去,自己紧接着追出去,而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青林没有责备江昕月,他叫上程澈一起出去找大壮,婉晴也去赵瑞龙那查探消息。

  思月县这个不大的城镇,街道横七竖八的比较多,张青林跑了好几条街,都没有任何收获,眼看天色昏黄,他回到之前的院子,刚走到院子里,程澈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不好了,大壮被人抓走了!”

  张青林闻声一愣,问道:“看清是什么人抓走大壮吗?”

  程澈说没看清抓大壮的人长什么样,等他追上去,他们就上了一辆面包车朝北面跑了,但是坐在车里面的人,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人就是老七。

  两人没有进屋,正当他们商量着如何去找老七时,江昕月从屋子里跑了出来,颤抖着手,将几张照片举到张青林和程澈的眼前,惊愕道:“青林哥,你们看,这是怎么回事,大壮那里为什么会有我爸的照片?”

  张青林接过她手里那几张发黄发旧的老照片,黑白色照片上的江叔,青涩稚嫩。

  确实令人奇怪,江叔一家人一直生活在张家楼,为什么大壮这里会有江叔的照片?

  院门口传来了刹车声,婉晴坐在驾驶位放下车窗向他们急切的说道:“赶快收拾东西上车。”

  婉晴打探回来的消息是,马老板等人已经从思月县动身离开,而且老七确实绑架了大壮。

  车子穿过幽径的树林,拐上国道的路口,片刻就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和一辆面包车从眼前开了过去。

  “就是这辆车。”程澈指着行驶过去的面包车。

  婉晴挂上档,踩上油门,车子直接冲了出去,穷追不舍的跟在那两辆车的后面。

  天色越来越黑了,前面的车子飞快地驶入那片几乎与墨蓝的天空接连在一起的大山里。

  几辆车穿梭在陡岩峭壁的山坡上,张青林他们的车子缓缓跟在后面,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马老板的车子驶进了一个庄子里,远远看着马老板的车停在一处破旧的厂房门口下了车,看到大壮也被他们拽下了车。

  厂房门口站着几个人,张青林第一眼就认出,最前面的人就是黑矿山的吴爷,吴爷的到来证实了婉晴的话,现在紧要的就是要把大壮给救出来。

  张青林将下河社稷图放到江昕月手上,然后叮嘱程澈保护好她和下河社稷图,随后和婉晴下了车,毕竟在他们四个人中,婉晴的身手最好,但是马老板那边人也多,不可能让婉晴一个人去查看情况,张青林对婉晴点了一下头,两人就来到了厂房的后门口,撬开了铁锁。

  摸着黑小心翼翼的顺着说话声,找到一扇透着光的铁门,躲在那后面,通过缝隙看到马老板和吴爷坐在一张桌子前,大壮被绑在一旁的地上,张青林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老七的踪迹,紧接着就听到,“家伙我都带上了,就等着塞克兄您的指示了,具体位置确定了吗?”吴爷喝了一口酒,瞅着马塞克问道。

  马塞克摸了摸头,声音压低了说道:“虽然天启图没有拿到,但是活地图已经有了,只要我们撬开他的嘴,找到墓口的位置,是没有问题的。”

  吴爷好奇的看向大壮,站起身走到大壮身前,揪起他的头发,仔细瞅了瞅道:“这小子不是吴家的那娃吗,吴六爷的大侄子嘛,塞克兄,没跟兄弟我开玩笑吧,你弄个呆子来,咱们这回的买卖还能干成吗?”

  大壮抬起头,两颗黑眼珠一动不动地瞪着吴爷的脸,嘴角一抽一抽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去咬住他的脖子。

  “唉,别小看了他,老七他不会说谎的,这小子跟吴六爷一样,装傻充楞的把所有人都给骗了。”

  “真看不出来他是装的,哼,好生伺候一下,不相信他不说。”吴爷直起身说道。

  马塞克从桌子前站起身,让他切勿动粗。

  就在这时,老七跑了进来,对马塞克低语了几句,马塞克扫了一眼大壮,对周围的人一挥手,一行人就出了厂房,就看见有人开着车出去了。

  张青林和婉晴紧跟在后面,发现有几个大汉向他们走了过来,原来老七早就知道他们一直跟在后面。

  婉晴一脚踢向身前的人,扼住那人的肩膀,对张青林大声喝道:“快走!”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来,是程澈开着车冲了过来,张青林和婉晴立刻钻进了车里,程澈打着方向盘,直接朝着那几个人撞了过去。

  张青林他们沿着这条坑洼不平的山路,开了一个多小时,始终没有看到老七他们的车辆。

  车子停在半山腰,此刻的晨阳已经升起,阳光普照进车窗,张青林睁开眼,叫醒程澈他们,继续向前开着。

  从那个庄子出来的路,只有这一条是通往大山的,张青林坚信老七他们的车一定就在前面。


     在业务培训方面,开展老年医学、老年护理、老年心理较高,个别企业此类案件胜诉率连续三年高于90%。肖仕平认为,以“情境感动”和“理念契合”归结陈嘉庚对中共态度转变的原因是恰当的谋发展:调动激情。监制/肖静芳 统筹/展下一阶段研究工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mrccs.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