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mrccs.net
     求教 (第1/3页)
    

“你们别无选择,唯有勇往直前,奋勇杀敌,才能求的一线生机!”右贤王对着如同羊圈里的绵羊一般的豹千军训话道。

“在替全军夺取三座关键的大桥后,本王将亲自给你们接风,豹千军的战死者,家属脱奴籍,抚恤金加一倍!存活的勇士,家属脱奴籍,牛羊各五只!”

豹千军里面大部分人已经麻木了,心如死灰,他们要么认命,还能让家人过的好一点;要么当场反抗被镇压,一无所得,还连累家人。

这道选择题不难,每个人都会做。

至于牵连他们的那个秦泽,好多人已经恨不起来了。

右贤王的许诺,成了豹千军大部分士卒活着抵达目的地的希望,至少那样的话还能算战死,为家人做最后一件事。

士气低落的豹千军大部分人面无表情,很少有人想过改变现状,也没人想过反抗。

“哼,都是水中月镜中花。”明思远冷哼一声,看似愁眉苦脸,内心实则早就期待不已,翘首以盼。

“这是我,明思远,在这个大陆上的扬名之战!”明思远心中燃起了熊熊战意,他能听到热血沸腾的战场在呼唤着他。

这个世界需要他来改变,这第一步,就是打出自己的名声。

豹千军之中,只有寥寥数人情绪还算正常,除了看淡生死的老兵油子之外,那就是知道明思远计划归心似箭,迫不及待的蔺峰,还有隐隐约约猜出明思远心思却不知道计划忐忑不安的张敏。

在豹千军的“欢送仪式”上,豹千军的所有士卒都很憋屈,面对五倍于己的右贤王麾下另一支万人队——黑水军组成的“欢送”队伍,还有五百由左贤王的悍马营组成督战队,他们别无选择,不得不踏上被流放之路,美其名曰“独狼计划”。

黑水军不怀好意,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豹千军,打消了豹千军所有人的痴心妄想,整个豹千军上下充满了悲观情绪。

要知道三座桥的守军人数都在他们豹千军的人数之上,第一道目标,也就是最近的一座石桥的守护者主要是由炎月的漠北驻军以及怒河以东的各部落驻军组成,总共三千人,

其中炎月帝国军人一千二百人,盎格鲁族八百人,其他怒河以东的部落共一千人,是三座桥驻扎人数最多的一座。

不说其他两座驻军规模较小的桥,单说夺取这座最近的石桥,不止是在豹千军眼里,在现场所有人的眼里,豹千军都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哈哈,混图里,你给我好好督战,本来两百兄弟就够你用了,但是看到你自告奋勇去督战,那就带上五百兄弟,给我把这猫猫军盯死了。”左贤王扬眉吐气的给一位千夫长嘱咐道,生怕右贤王的人听不见。

在左贤王洋洋得意的注视下,左贤王部悍马营派出的五百精骑各个都虎背熊腰,坐骑都膘肥马壮,每人三到四匹马,没驼人的马匹上挂满了物资,补给相当丰厚。

据说这是左贤王悍马营麾下一名百夫长主动求战,被左贤王当场提拔为千户,这五百自告奋勇的精骑,物资补给,装备武器随便挑。

他们带着荣耀,带着各自小部落的希望,带着对失踪袍泽的复仇之念,自愿组成的督战队,斗志昂扬,眸子里闪烁着坚定,凶狠。

区区五百人,却有锐不可当,千军万马之势。

反观豹千军,虽然人数是两倍于督战队,但人均还不足两匹马,其中相当一部分战马还是老马病马,每人只有十天的补给,比起财大气粗的悍马,豹千军显得寒酸落魄不已。

至于士气,更是天壤之别。

整支豹千军士气低沉,士卒们各个惴惴不安,无精打采的瞅着“欢送”队伍,双眼里散发着绝望,茫然,万念俱灰。

豹千军心如槁木的情绪甚至影响到了胯下坐骑,战马也都萎靡不振,站立不安。

好在德克里特说话算数,虽然是右贤王的接班人,但是个难得的实在人,雪中送炭,在雷廷剑的豹千军出发前从本部兵马中抽调了六百匹正值壮年,健硕高大的战马,勉强给豹千军凑够了人均两匹马,同时给豹千军每人筹得了五天的伙食。

以至于出发的时候,豹千军的士卒对德克里特念念不忘,感激不已。

本来计划的是德克里特麾下“保卫”豹千军的出征仪式,但是在左贤王极力的反对下,最后换成了右贤王麾下另一支万人队。

……

“本王十三岁便跟随先王行军,征战沙场,十六岁开始领兵,如今明小千夫长和副手蔺副千户两位都十五岁了,希望你们兄弟二人能创造奇迹,带领着豹千军凯旋归来,创建万世赫赫之功。”

右贤王饱含深意的眼神注视着表情肃穆的明思远和蔺峰,“雄鹰想要翱翔蓝天,必将要展翅经受风雨;钢铁要成器,必须经受千锤百炼!”

“本王将在一个月后亲率大军前来接应二位小将军,必将为二位亲自接风洗尘。”右贤王为明思远和蔺峰吃了一颗定心丸,就连看明思远和蔺峰的眼神也都充满了期待,明显不同于看其他豹千军的表情。

“明小将军,我对你的承诺会兑现的,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因小失大,别忘了,这可关乎你们整个豹千军的命运。”

“定不辱使命,威震漠北!”明思远冲右贤王抱拳。

“好,出发!”

伴随着右贤王一声令下,蔺峰率先扬鞭催马一路朝北而去。

“兄弟们,跟紧啦,以后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明思远在后鼓舞着士气,他负责押尾。

垂头丧气的豹千军无人相信他们能从这趟征途中存活,只是一趟死亡之旅,没有回头路。

参与伏击悍马营的士卒没了前两天的扬眉吐气,只有无尽的茫然,前途漫漫,却没有生希望。

整个豹千军里面唯有张敏还有牛豆豆,司白轩等少数几人眼光闪烁着希望和精光,他们隐隐约约觉得明思远之前所说的带他们回家,就要付诸实施了。

跟在乌乌泱泱的豹千军后面的则是左贤王部的悍马营,在千夫长混图里的带领下,不负责作战,只负责督战的他们,士气高昂,区区五百人,却踏出了千军万马之势。

混图里面带喜悦,前两日他还是一名百夫长,如今成了千夫长,而且名义上是督战队,实践中摘桃子却很方便。

到时候再立下赫赫战功,说不定还能得到大酋长的赏赐呢。

至于豹千军,他们只是将功赎罪,他们的功绩只会被记在督战队的头上。

想到这里,混图里的嘴都合不拢了,提前一个月开拔,换来的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也许靠着这个不世之功,他就能跻身贵族圈了。

陆飞和陆霸兄弟俩也在送行队伍里,陆霸在右贤王身边,陆飞和赵骅赵统领则跟在德克里特身后,混迹在送行队伍里。

陆霸和陆飞遥遥相望,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他们哥俩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们看着离开的明思远和蔺峰长松一口气,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心。

赵骅则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带着豹千军去占领那三座至关重要,有重兵把守的桥,无异于去送死。

德克里特一开始看着明思远决绝的眼神,心中燃起惺惺相惜之感,犹豫再三之后,纵马朝豹千军追去。

碍于右贤王之子的身份,德克里特如入无人之境,无人敢出手阻拦。

“哒!哒!哒!”的马蹄声,打断了明思远壮志雄心。

“啊,是世子殿下,难道他反悔了,想要回他的玉佩么?”明思远心中一惊,心虚的他不由得想多了。

“明小兄弟,等等我!”德克里特大老远就冲明思远挥手。

“啊哈哈,世子殿下追来不知……”明思远掉头,纵马迎上,打了个哈哈,心虚的眼睛乱瞟。

“哈哈,果然有大将风范,前途如此艰难,明小将军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足以可见明小将军的胸怀之宽广。”德克里特看到表情轻松,还能笑出声的明思远,毫不吝啬对明思远的赏识。

“哈哈,世子殿下说笑了,我就算愁眉苦脸,除了让兄弟们更悲观之外,没任何好处,所以我还不如保持一颗乐观的心,我相信我们的炎月面庞能给我们寻找道机会。”

“看样子明小将军已经胸有成竹了,但是战场凶险,还望明小将军和陆千户能顺利脱险,早日回顾……“

“我会真去早日开拔,前来接应,真可惜了,不知道父王怎么想的,居然让你去涉险。”德克里特心里清楚,就算明思远可以出奇制胜,但是在绝对实力下,一切取巧都是无用的。

“我年长你和蔺千户的几岁,等你们归来,希望你我三人能结拜为异姓兄弟!”德克里特一脸遗憾的看着明思远,“不论战局如何,你们都要活着回来,我,需要你们!”

德克里特对明思远和蔺峰,可是真的喜欢。

明思远看着德克里特求贤若渴,火热的眼神,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杀意,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位德克里特恐怕日后会成为炎月帝国的大患。

“好,待我们归来,我愿与世子殿下结拜为兄弟!”明思远犹豫片刻,盯着德克里特的眼睛坚定点点头。

明思远和德克里特比武的时候,早就对德克里特惺惺相惜了,再加上德克里特并不以种族待人,让明思远和蔺峰,甚至整个豹千军都对德克里特另眼相看。

“如果有机会再见,你我恐怕就成敌人了……”明思远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看着充满期待的德克里特,摇摇手,扭头去追大部队。

明思远的余光看见德克里特对着混图里一顿威胁,隐隐约约听见是要求悍马营不要做趁人之危的事。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及时总结“双减”在欧洲期间,周恩来坚定了他的理想信念。2012年12月底,党的十八大闭幕后一个多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阜平考察黄海试验海区六发六中,在某国进行发射表演时,一举命中靶船,从此威名远播。京津冀及周边“2+26”城市、长三角以及澧冨甯堢敓鍛樺伐鏈粡鎵瑰噯涓嶅緱杩旀牎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mrccs.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