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配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mrccs.net
     不配合 (第1/3页)
    

来人共有三人,其中一人的服饰是内门弟子,还有二个是外门弟子的服饰,正围着来管事,一脸激动地要个说法。

来管事看到沈深过来,招呼了一声之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原来三人中的那个内门弟子有一个法宝炼制,但炼制法宝的炼器师未能成功炼制,材料也报废了,依据宗门规定,这样的情况,是不予赔偿或补偿的。

内门弟子有些背景,宗门内的一个普通长老是他的长辈,所以根本不把来管事放在眼里。知道何长老不在炼器峰,故而嚣张地要求来管事赔偿,已经在大厅纠缠了半天。

来管事凝基六重,内门弟子同样是凝基六重,所以这个弟子一点不怵来管事的威胁。

看到沈深一个炼气修士过来,一双细小的眼睛朝天,只是冷哼了一声。沈深本想就此离开。

这样的事谁有实力,谁就有话语权,自己只是一个炼器助手,甚至连助手都谈不上,更不想纠缠进宗门的这些利益纠纷中。

“现在竟然什么人都可以进炼器峰了?啊哈。”

同来的还有二个外门弟子,修为在炼气六重和七重,那个七重的外门弟子,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斜视了沈深一眼。

看到沈深炼气三重,竟从山峰上下来,不禁大为恼怒。

“小子,刚入门的吧?来此干什么?”

沈深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没事找事,也懒得搭理。不想惹事,却没想到事找上了自己,干脆对着来管事拱了拱手。

“来管事,既然宗门有规定,那就按规定办事就行。”

“你说什么,哪来的区区炼气小修,有什么资格说话。”

凝基六重的内门弟子一脸不爽,顺势一脚踢了过来。

脚还未到,凌厉的气势就扑面而来,沈深仓促间寸步发动,堪堪避过了这一脚,却也手忙脚乱,很是狼狈。

来管事一步跨到沈深的面前,伸手一挥,内门弟子的第二脚顷刻间消融无影。

“林业,你放肆了,就不怕宗门规矩制裁吗?”

“哼……”

林业杀气腾腾地盯了沈深一眼,却也没有再次逼近,下一刻,林业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炼气六重的同伴,眼神里的戏谑,任谁都能看出来不怀好意。

炼气六重的同伴,收到林业的示意之后,瞬息间笑容满面,一指沈深。

“是沈师弟吧?我叫任贤,炼气六重,现在我正式向你挑战。如果你不想应战的话,你的戒指我有权利挑选任何一样东西。”

来管事心下顿时一沉。

花影宗的规矩是严禁门下弟子在宗内私自斗殴,一旦发现,将受到严重处罚,特别是高境界欺压低境界者,轻则逐出宗门,重则废除修为。

但允许弟子在宗门监督之下相互挑战。当然,挑战的规则是不得高于三个境界,更不得超过任何一个大境界。

沈深还从宗门那本小册中得知,如果其中一方不敢应战的话,那自己的戒指将被挑战者从中选择一样东西拿走,这对修士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一辈子都难以洗净。

沈深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意味深长的任贤。

“你确定要挑战我?”

正对林业露出讨好笑容的任贤,冷不丁一个寒颤,仿佛一丝寒风掠过,却又好象是错觉。望望四周并没有任何的发现,只有眼前沈深那有些冰冷的眼神。

“我,我当然确定,你不敢吗?”

“那好,三天后,挑战台见。”

沈深再也懒得理会这个任贤,同时眯着眼睛,冷冷地望了一眼林业。

“相信不会太久,我会挑战你。”

仇怨既已结下,沈深也不会低三下四地去求人,那只会给脸让人打。

“哈哈,有种,任师兄,我有没有听错?”

那个炼气七重的外门弟子,笑容里一脸嘲讽的神情和玩味。

“你没听错,严师弟,这小子说要挑战我,我等着,希望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三天后,我看你怎么死。”

林业阴狠地留下一句话,带着二人离开了炼器峰。

来管事一声长叹,拉着沈深进了大厅。

“沈老弟,你又何必呢?你才炼气三重,那个任贤已是六重境界了,比你整整高出了三个境界,唉。”

沈深笑了笑。

如果不是自己想低调,只需凭着炼神诀,就可以完虐对手,或是匿世丢出去,同样把对手烧成灰烬。

只是那样太惊世骇俗,沈深可不想出那样无谓的风头,只是欺到头上,不答应就失了本心,这却是沈深更不愿看到的。

“来老哥,放心,我有分寸。”

顿了顿,沈深接着说道。

“挑战台还有什么规矩,来老哥都给小弟说说。”

“只要不死,弄残了也没事。”

来管事依然一脸担心,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修士逆天修炼,一味地忍让,确实影响深远。

“还有就是不得借用任何身外之物,到时会有专人负责监督。”

“到时老哥会亲自前往为你助阵,如果不敌,早些认输,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有机会再找回来就行。”

来管事送别沈深之时,又叮嘱了一句。沈深再次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回到了住处。

辛管事收到来管事的信息之后,很快赶到了沈深的住处,同样一脸担心的神色,再三犹豫之下,还是开了口。

“要不,让顾盼从中调和一下?”

顾盼是副宗主之子,如果出面调和,这场挑战就可以不了了之。

沈深摇了摇头,如果这样的小事都需要顾盼帮忙,以后还怎么修炼?

很快,任贤挑战沈深的消息不胫而走,外门弟子一片欢呼,已经很久没有挑战台的消息了。

这个新入门的弟子,迅即在外门变得响亮了起来,很多人都知道了有沈深这么一个人,而且入门不久,就进了炼器峰。

有人红眼、有人不服、更有人等着看沈深如何的凄惨下场,外门一下子变得喧嚣热闹起来。

顾盼和华信同样得到了消息,先行去找了任贤,却不想林业和他的那个长老长辈也在,被长老一句弟子之间正常的挑战就不必操心了就挡了回来。来到沈深小院的时候,依旧一脸气愤。

“沈兄,这次挑战完全是那个林业纵容起来的,否则,量任贤那小子没有这个胆。只是外物都不用使用。不然,我这有枚符文,丢出去保证让任贤躺上半年。”

顾盼有些担心,华信也只能沉默。宗门规矩放在那儿,顾盼就是再有靠山,也不能明着破坏规矩。

“顾兄和华兄就不用担心了,那个任贤不过炼气六重,缺少生死磨砺,我一直在落基山脉历炼,虽然只是炼气三重,但也不怵这个任贤。二位就放心吧。”

沈深倒了二杯茶,请顾盼和华信就座。

顾盼看沈深如此自信,还是犹豫了一下。

“要不,我让我爹出面……”

不等顾盼把话说完,沈深就抬手止住了顾盼的话。

“顾兄,真不用,你到时就看我怎么虐了这个任贤,就是林业,相信也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去挑战他。”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哈哈,华信,拿酒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顾盼也是个洒脱之人,见沈深神色平静,心里也高兴了起来。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快到中午的时候,外门挑战台周围已是人声一片。

那些没有外出的外门弟子,听到有战斗可看,其中一方还是新入门弟子,更兼炼器峰弟子身份,都纷纷围了上来,想看看这个嚣张的新弟子,怎么灰头土脸收场。

林业一行也早早来到了台下,而任贤更是一步跳上了战台,眼神四顾,团团一辑。

“各位师兄师姐见笑了,任贤在此与沈师弟一战,请诸位指正。”

意气风发,似乎胜利已经在握。

辛管事和来管事也早早来到战台一角,顾盼几个也挤在人群中,静等战斗开始。而这个时候,沈深刚刚出门,漫不经心地往挑战台方向走来。

“那个新入门的师弟不会是逃了吧?害我们白白浪费时间。”

台下一个尖细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接着一阵哄堂大笑远远地传出。

“就是逃了我任贤也会抓回来,让他知道我花影宗规矩不可轻视。”

任贤听到台下的喧嚣声音,神情更是自得,俨然一副宗门弟子代表。

“谁说我逃了!”

随着一声清亮的声音落下,一个人影同时出现在战台上,正是沈深。

“哈哈,我就知道沈师弟不会逃的,要不,怎么对得起你的兄弟?”

任贤哈哈一笑,笑容里却尽是阴郁。说话间,还不经意地往台下顾盼所在方向望了一眼。

“如你所愿。”

沈深不想多作废话,站直了身子,淡淡地说。

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战台的一边,正是主持挑战台的管事。

“请二位再次确认,需要这场挑战?”

任贤和沈深各应了一声是之后,管事继续说道。

“挑战台禁止使用身外之物,也不可使用超出一个大境界的法宝,不能致人死亡,听明白了吗?明白了就准备,可以开始。”

说完这话之后,管事退到一边,安静站立。


     日前,《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统筹:张悦姗、冼铮琦、万齐家、文劼、王征、肖凯宇、周力、吴薇。6月18日到市六院住念已经逐渐深入人心。次仁桑姆是西藏大学法学专业的本科生,得益于教育行、怀德自重、清廉自守,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mrccs.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