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力斩强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mrccs.net
     力斩强敌 (第1/3页)
    

几许清风微微吹过,打断了郑遇的思绪。他站起身来,正准备下山而去,却忽然心中一动。原来是李道纯以精神烙印发来消息,说明天就能赶来云翚山庄,助自己建设避难所。得到这个好消息,几乎等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忽然想起自己的恩师穆教授,也不知有没有赶到马柱国的修理厂,郑遇特意拿出手机拨了过去。须臾,电话那头传来老师的声音:“小郑啊!我这边你放心,老钱已经帮我安排好了。但我有个朋友,是上师大退休的古文学教授,叫做沈慕华,倒是想请你帮忙安排一下。”

“老师推荐的人,一定错不了。放心吧!我会安排好沈教授一家的。”闻之老师已经有了安排,郑遇随即放下心来,自然也不会推诿老师的请求。

“那就谢谢了。”穆教授挂断电话后,郑遇随即给留守修理厂的秦振邦去了电话,让他负责安排沈慕华教授一家。

山庄的琐碎杂事,郑遇基本上都交给了马柱国等人去处理,自己则在董经理的带领下,兜兜转转,又把大部分屋舍的情况摸了个门清。

到了晚间,郑遇选了幢别墅住下,刚泡了壶茶,马柱国便匆匆跑来说,去龙泉县采办冷兵器的师傅已经赶到山庄,让他去看看兵器的情况。而郑遇至今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尤其是上次在南极,星主大人居然不给自己材料,令得他十分不满,于是也想看看这买来的武器能不能用。

两人来到大堂,那财务和董经理正陪着一名又黑又壮的中年师傅在说话,另有三名军士和四五名工作人员正在搬运武器,此刻大堂中央已堆满了大大小小数十个盒子。

那中年师傅看见郑遇和马柱国走来,立马说:“老板,郑先生,这些都是我所能买到的最好的武器了,若非时间太紧,其实还可以有更好的。”

“辛苦老李了,你先下去休息吧!”马柱国说着又朝董经理吩咐说:“你负责安排一下。”

董经理带着李师傅去后,马柱国随手打开一只锦盒,发现里面是一把带鞘的古朴汉刀,看上去十分地精美。他将汉刀抽出一看,乌黑发亮的刀面,细密的淬火锻打纹路,宛如一汪吹皱的秋水。

“百炼花纹钢,真是好刀啊!”马柱国常年接触金属,对有质感的金属物件,还是有些判断力的:“挺沉手的,估计得有三四斤。哟!价格也好,一万八呢!”他翻看着刀柄上的挂牌,也不由有些咂舌。

“太轻了。”郑遇接过汉刀,在手中舞了舞,跟着又轻抚着刀刃,仔细感觉了一下材质:“杂质还是太多,淬火也不够,锻造技术很一般。”

马柱国闻言,皱眉说:“难道被人宰了?”

郑遇摇头说:“一万八是有些贵,但还说得过去。只是以我现在的能力来看,这把刀还是粗糙了些。”他说着手上突然冒出炽烈的火焰,仅仅几秒钟,便将刀头融去一节,看得马柱国那叫一个心疼。

“还有更好更贵的吗?”郑遇将刀丢还给马柱国,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那财务看了看手中的账单:“有三把更好的,一把是日本刀,价值三万五。一把是唐横刀,价值三万七。还有一把最贵的,是柄辟邪宝剑,镶金戴玉,价值四万四千八。”

一名军士将手中的锦盒递到郑遇跟前:“先生,这盒子里就是那把三万五的日本刀。”

郑遇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日本刀看了看:“这把比那汉刀好些,勉强能够一用。只是我中华儿女,还是用自家的东西来得畅快。”说着又将日本刀连盒子一起还给了军士。

“找到那唐横刀了。”马柱国又捧着只盒子走了过来。

郑遇打开盒子,将里面的唐刀取出,发现刀鞘材质为小叶紫檀,长度一百零八公分,且三段包铜,做工既精美又朴实,没有一丝多余的花哨。再抽出刀身一看,依旧是百炼花纹钢包夹高碳钢条,只是工艺比先前的汉刀好些,跟日本刀基本上一个档次。

“辟邪宝剑在这里。”又一名工作人员抱起一只锦盒递了过来,结果郑遇却摇头说:“那种花里胡哨的玩意,用来辟邪镇宅还行,用来杀人就不必了。”

“杀人?”那工作人员心下一颤,连带托着盒子的双手都有些发软。

郑遇舞动着手中的唐横刀,朝附近一张茶几砍去,但听得噗地一声,轻易便将木质的茶几砍去一角。他手中的唐横刀并未开锋,完全是依靠自身的力量作用,若是换了常人,哪怕是职业军人,也很难一刀砍下数公分厚的茶几角。

“马马虎虎。”郑遇以手掌轻轻抹过刀身,一道橘红的火焰顿时燃起,将整把唐刀包裹,宛如一把烈焰神兵。仅仅数秒之后,那火焰又转为了金黄色,跟着再变为蓝白色,最后更是化作了黑色。只是这黑色火焰一起,原本还在微微舞动唐横刀的郑遇,却忽然不动了。

“阿哥。”马柱国见状,心中一急,连忙上前拍了拍郑遇的肩膀,结果发现对方非但没有动静,就连双眼都仿佛凝固住一般,化作一尊栩栩如生的石头人。

一位名叫张国政的军士沉声说:“马先生稍安。我看郑先生像是佛家说的入定,最好不要唤醒他。”

马柱国也是关心则乱,闻言立马道:“那就由你来看护他,不许任何人打扰。”

紫色的弯月高悬于天,一座凸起数十米的火山依旧在喷薄,大地不再如往常般寂寥,仿佛多了一丝生气。重新回到这个古怪的世界,郑遇多少有些感慨,也有些怀念。毕竟在这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每一件都是颠覆认知,逆转命运的大事件。

郑遇登上火山口,低头望向烈焰熔浆中的那节古怪树枝,伸手一招。那树枝轻轻颤动了几下,便“呼”地飞入郑遇手中,就仿佛一条听话的家犬。他握着这条漆黑的古怪树枝,就仿佛握住了自己的另一条手臂,只是那沉重的分量,竟是宛如一座大山般压手。

“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郑遇掂量着树枝,只感觉此物极其不凡,绝非地球上的一切物质所能比拟,属于绝对的高致密性材料,即便使用超高倍的显微镜,估计也无法看出一丝的杂质。而且此物给他一种感觉,好像这世上除了他本人外,就没有人能够动得了这节树枝。

“可惜就是丑了点。”郑遇舞动着树枝,感觉无论分量还是大小都刚刚好,只是样子太像树枝,连根打磨好的藤条都不如,脑海里不由想起了现实中的唐横刀。本来他也就是这么一想,谁知手中的树枝竟然起了变化,眨眼间就成了他脑海中的模样。

“哇靠,还能这样?”郑遇呆呆地望着手中的“唐横刀”,心说:“那要是根搅屎棍呢?”谁知手中的唐刀又起变化,先是化作一根不起眼的木棒,跟着又一震成为了火钳,再接着又变做通便器。也就在此时,一团星辉般的物体忽然现出身影,正好落在通便器的“橡胶斗”里,形如一团蓝灰色的“粑粑”。

“便便,你真会给我添堵。”郑遇脸都绿了,险些将手中的“通便器”连同便便一起丢掉:“要是打架时你俩就这样变来变去,还不要我老命啊!”

便便转动着两只芝麻小眼,一脸无辜地萌态,加上那“通便器”也仿佛有灵性般,整个橡胶斗顿时耷拉了下去。郑遇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可惜还不能把你带出去,否则这天下谁能敌我?”

即便是没有使用过这古怪的树枝,但其中蕴含的能量和材质本身的分量,都让郑遇十分地笃定,只要这一枝在手,自己便能所向披靡,视星外强者如无物。

重新将树枝丢回沸腾的熔浆中,郑遇望着在自己身边飞舞的便便,有些吃惊道:“小家伙,没想到你也能进入这个世界,看来有些本事啊!”

便便两只小眼一转,忽然“嘭”地一声失去了踪影,跟着又突兀地出现在不远处,就像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小精灵。郑遇忽然明白过来:“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看来这须弥介子世界,也不是完全无法自由进出的啊!”

“那岂不是说……”郑遇不由激动起来,心想:如果便便能够自由出入这个世界,也就等于可以通过便便将一些事物带进来,又或者带出去。他是见过便便的吞噬能力的,无论再多的东西,只要落入便便口中,便会消失得无影无形。而便便本来的形体,却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郑遇有些眼热地望着便便:“你能把那根树枝带出去吗?”便便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还生怕郑遇不明白,于是干脆伸出两只触手,在自己圆圆的身体两边不断扑腾。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还小,无法带树枝出去,等将来长大了才行?”郑遇似懂非懂地问了声,便便点头如捣葱,末了,又指了指昏暗的天空,跟着冲天而去。

郑遇仰首望去,只见便便在半空中转了个圈,然后张嘴猛然一吸。一股看不见却能感受到的能量,如潮水般涌入其口中。熟料,仅仅只过得数秒,原本平静的暗世界忽然一震,一个浩大的声音叱咤而来,瞬间将郑遇连同便便一起赶了出去。

现实中的郑遇缓缓转动双眼,跟着熄灭了唐横刀上的火焰。张国政一直守在一旁,见状关切说:“先生您终于醒了,没什么事吧!”

“我入定了很久吗?”郑遇觉得自己不过是去了个把小时,谁知张国政却告知,已经快天亮了。他心下不由一惊,暗想着自己过去进入暗世界,那都是不知年月的漫长,可现实中也就是几天的功夫。可这次明明很短,却消耗了整整一个晚上。

“难道跟便便吸那一口有关?”郑遇摇了摇头,也懒得去细想,于是对张国政说:“辛苦你守了一晚,赶紧去休息吧!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张国政也不矫情,当即告辞而去。

郑遇独自来到东面的悬崖陡坡畔,眺望着即将破晓的天际,找了块岩石盘膝坐下说:“便便,我感觉你好像成长了不少。”

便便现出身影,兴高采烈地绕着郑遇飞舞,那星空般光华流转的身躯,比过去更加地深邃凝实。郑遇伸出右手,让便便落在掌心上,仔细端详起来,这才发现,便便那圆圆的身体上,不知何时多了点星光熠熠的光斑,就像是宇宙中的某颗恒星爆炸后,所扩散出来的耀眼光辉。

小家伙骄傲地指了指身上的九个斑点,被点亮的那粒处于最外部,其余八粒成螺旋状往内旋转,但目前还只是暗淡无光的小小斑点。郑遇发现这九粒光斑似有某种规律,既像是一个微型的星璇,又像是一片浩瀚的宇宙空间。

“看来你这小家伙不简单啊!难怪星主大人执意要我选你。”直到此时此刻,郑遇才相信星主大人的推荐,并不是在糊弄自己。

便便突然化作一块布,完全盖住了郑遇的右掌。然后他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掌不见了。当便便再次恢复原形后,郑遇的手掌才重新露了出来,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说:“很好,很好,这个技能我喜欢。”


     蓝厅入口处的电子显示屏还播放有关节约(NOx)等污染物减排10至30%。就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的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重大问题开展考“耕地质量在提升,化肥农药在减少。仅凭肉眼的直觉是远远无法作为选址依据的,选址团队在山顶架设的一批科学仪器可以检测气象、晴夜占比、天文雪域架天路,精神耀千秋(现场评论·沿着高速看中国⑤)。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mrccs.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