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槐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mrccs.net
     槐荫 (第1/3页)
    

  翻过边界大山,另一边就是西域,张小河目前的家也在那里。

  起初他觉得下山之后,就能安稳回家,谁知道刚才小寒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家没了……

  也不能说没了,只是跟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小寒跟他说的是,今天岛屿前面突然飘来了一片大陆地,当时就给小寒整懵了。

  起初是想靠着她建造的舰船推动岛屿离开,谁知道根本推不动。

  那一块陆地似乎有着某种吸引力,而她上去一看,发现这片陆地上似乎全都是由西域之上的碎片陆地组成的。

  生命岛也不得不成为这个陆地的一部分。

  张小河顿时脑瓜仁一阵疼,一直疼到现在,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生活背道而驰了吗。

  原本他是想要安静的隐居生活,可现在这样,他保证这片陆地以后一定会热闹起来。

  他推测不出十年吧,毕竟南疆和北疆的人们可都不是吃素。

  现在又是这样的混乱时刻,指不定哪天就来一些在两疆混不下去的势力和组织。

  看到这一片大陆,好了就是这里,扎营住下,张小河可不像被他们卷入一些不必要的争斗之中。

  “完了,我发现是岛屿撞上大陆了,刚才判断错误。”小寒再一次传递过来一条消息。

  张小河没有说什么,但是略微有些无话可说,陆地那么大一个能撞岛屿,累不累啊,傻孩子。

  必然是岛屿被陆地吸引过去。

  不过呢,其实也不是一个大问题,陆地之上现在应该还没有什么厉害的生命,他们应该是可以立足的。

  “完了,我看到天上飞了一群龙,好像都是九级的。”小寒如是说道。

  这个……他们没有智慧就是万幸,没有智慧这些傻孩子们还是可以驯服的。

  “完了,这群龙背上,好像还坐着一个个龙人,好像在打架来着。”小寒带来了一条更加可怕的消息。

  张小河人都傻了,当即打算叫小寒做好防御,这时候她忽然大叫了一声说道:

  “天呐,他们冲我们过来了。”小寒大叫一声之后失联。

  张小河干嘛着急忙慌地赶路,这下可如何是好,不行一定要快一点回去。

  张小河努力地划着小木筏,一个浪头打过来,他又回到原处,他接着努力划木筏。

  身边的林寒雨看他这么着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空间裂缝,说道:

  “咱们走空间通道快一些,我刚刚学会的能力。”

  张小河大喜,当即带着所有人一起穿过空间通道。

  在生命岛之上,不,此时应该叫做生命区域上,一群人的身影浮现出来。

  其他人陆陆续续从空间通道中走了出来,张小河让其他人不要动,立刻按照小寒之前做下的标记,往一个方向而去。

  不一会,踩过一条地缝之后,就出了生命区域,来到另一片大地之上,很快张小河来到一个有很多木头房子的地方。

  在旁边还看到了好几条巨大的龙类,他们好像是传说中的螣蛇异兽一样,蛇形有两个大羽翼翅膀。

  而且散发的气息也很强大,似乎每一个都有九级的样子,而这样的腾蛇,在这里总共有十三个。

  张小河在树林中看着这十三个螣蛇,就像是看到十三个巨大天神一样,威势格外的强大,他们就好像是一种图腾一种标志一样,站立在这个部落上空。

  虽然螣蛇很是恐怖,但是张小河并没有丝毫的害怕,他要把小寒就出来,也不来虚头吧脑的,直接往声音发出最多的地方走去。

  他在这里还听到了小寒的声音,定然就是这里,但是这声音怎么这么奇怪呢?

  他再侧耳往屋内一听,这会更加清晰。

  “再喝,再喝。”这是小寒,小丫头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似乎还有一点醉醺醺……

  张小河一手推开门,然后就看到屋内一群醉成了烂泥模样。

  这些人是一些长着龙类鳞片,有的还长着龙角,但是并不是每个特征都有,只能说一部分。

  看到张小河之后,一群人当场震动,已经有人要过来钳制住张小河。

  小寒赶紧过来阻拦,跟他们说这位就是生命之域的老大。

  过了一会,一个看上去女性特征十分完善的长了两个小巧龙角的龙类走到张小河面前,然后用两只角轻轻地顶了他一下。

  “啥意思?”张小河转头看向小寒,愣是没有搞懂这个龙类在干什么。

  “她是部落首领来着,这个意思应该是在求爱,也就是她看上你了,老爹。”小寒也很是惊讶。

  张小河看了看这个龙类,这不是美不美的问题,这是两个族群啊兄弟,生殖隔离知不知道啊。

  张小河觉得很有必要跟她普及一下常识,但是现在显然没有多少机会。

  这个首领醉醺醺的,看人也有一点意乱情迷,加上他们这还是一个未开化的部落,这一切都是能够解释的。

  张小河很想知道这些龙类会不会说人话,不能交流可太麻烦,于是询问了一下小寒。

  她说道:“其实跟他们交流很简单,他们也就会一点东西,说话什么的是不会,但也就几种情绪,把握好就可以了。”

  “哦,智力还不是很高。”像这种奇怪的智慧种,张小河以前看到肯定会吓一跳,但在这个世界待久了,看到什么都不会惊讶。

  最终呢,张小河是打算直接带着小寒回去的,瞎闹腾,跟这些龙类也完全无法交流,这就很麻烦。

  然而他们刚刚踏步往外面走,就给人拦住,那首领,依旧是用角在他身上碰来碰去的。

  哎哎哎,注意形象啊,大姐。

  当然这位首领,显然不知道这些,最终呢,张小河还是使了一点小神通,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群龙类,看到眼前人消失也都惊讶无比,但是实际上,张小河是变成了小蚂蚁,他带着小寒一块往家的那边走了。

  回去之后,林寒雨问了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张小河有些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

  “快说,别跟一条虫一样扭来扭去。”林寒雨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他这才说道。

  “小寒给一个龙类部落请到家里做客去了,今后应该是我们的邻居来着,我不是很想跟他们打交道,我看我们又要换一个地方生活。”

  张小河是怎么也没想到,原本以为回到家之后,就能安稳生活,哪知世事难料,忽然就多出来一个怎么广阔的世界,这得生出多少事啊。

  “其实是隔壁部落首领看上爹爹了,他还不敢说。”小寒心直口快。

  林寒雨略微思索了一阵说道:“我觉得或许应该消灭这个部落,留在身边不就是养虎为患。”

  张小河当然不会乱造杀孽,他也知道林寒雨的想法,但是换做谁也都不能接受。

  最终,张小河是让她安心,不要操劳太多,这些事情都交给他,林寒雨也是点头答应,然后回木屋休息去了。

  而张小河这边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现在还是有得忙的。

  出云镇之前商量好的,要在生命区域重建,这个张小河一点异议都没有。

  现在呢主要是帮忙看一看地形,选一个地址开始建设,作为曾经的岛主,他对生命区域可是很熟悉的。

  当即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然后把剩下的事情都交给其他人。

  自己则是去做下一件事情。

  张小河交代完一些事情之后,就一个人走出来生命之域。

  对于这一片拼接陆地,他还是比较陌生的,现在要多多探索一番才行,对自己家周围都不熟悉这是不行的。

  张小河从外围的地方开始,往外绕着圈探索,路线形似蚊香,虽然比较消耗时间,但是看得还算是清楚。

  大约观察了一个下午,他对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基本认知。

  这一片陆地应该很大,他走了一天都没有到头,还有龙草长得格外茂盛,而且到处都可以看到龙类的踪迹。

  在走过螣蛇部落所在的区域之后,张小河发现前面的路被几座大山堵住,那是几座高耸如云的山峰

  完全看不到头的,他往上飞了许久,才稍微看到几座山的山巅。

  他飞到一座山的头顶上,往另一边一看,当即内心充满的茫然。

  山的另一边,竟然是一片雾蒙蒙的区域,全都是雾根本看不到别的。

  张小河站在山巅之上,神态思索,忽然之间他感觉到身后有一阵狂风席卷而来,一回头就看到了螣蛇背上。

  那一个首领,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看得张小河整个人都在发慌。

  不是吧大姐,这么执着的吗。

  这是张某人第二次被女性如此追逐,但他并不认为是好事。

  要知道这是一个没有开化的野兽,她虽然有一定智慧,但是显然没有太多。

  现在这种行为也只是遵从生命的一些基本行为而已,总之现在这样的情况很麻烦。

  “大姐你饶了我吧。”张小河哀求着。

  “你身上有股很香的味道,想吃。”这个龙类第一次说话,原来是会说人话的,张小河也是一愣。

  但是他身上有什么好吃的呢,张小河实在是搞不清楚。

  实际上,张小河不清楚的是,现在的他身体已经被神蕴养了很久,此时的他的肉身就跟唐僧肉一样,这些个野兽问道气味,自然是有某种很自然的冲动。

  “我可吃不得,千万别打我的主意。”张小河可劲摆手,这可不时好事。

  螣蛇背上的首领,歪着头思考了一会,说道:“你应该是长生果,父亲在梦里告诉过我。”

  张小河一愣,有些害怕地缩着身子,说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想吃我没门的。”

  谁这么缺德在人家梦里说这样的事呀。

  “但是你缺了一点味道,应该是长生果幼体,我把你养大,然后再吃。”

  我说大姐,在人家面前这样说话好嘛,张小河当即不乐意,小丫头还想吃他,做梦呢。

  某人变成了山巅之上一个瑟瑟发抖的细菌,就呆在原地不动,看着家伙这么找到他。

  哪知螣蛇首领一看到人不见了,就跟个圣女一样手放在胸前,像是在祷告又像是在凝集精神。

  一会之后,张小河感受到一股神识波动扫到了他身边,下一刻螣蛇首领一下子来到他身边。

  一把将他变回原型,抓摄在手中,看到这种操作,张小河也是一愣。

  这年头龙类也会使用神了?不对吧,随便一个野外的龙类也会?

  张小河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神这种力量,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的,而且想要发现也是极其困难的。

  想当年,人类的先祖,也是花费了千万代的总结才最终得出了一种修炼神的方法,可龙类才出现多久啊。

  张小河眉头皱得很紧,龙类强就是人类弱,两个族群不一定能够兼容,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事情。

  张小河被螣蛇首领带回了部落之中,然后捆在一个大木头之上,一动也不能动。

  起初张小河觉得有些话好笑,小绳子还能困住他,事实证明真的可以。

  这一条绳索似乎有某种能量,困住他之后,就一点也动不了,而且他一身能力也都被限制住。

  莫非这就是捆妖索,张小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想知道,林寒雨什么时候来救他。

  发现张小河不见了之后,林寒雨必然回来营救,他在林寒雨在他身上做了标记很容易就能找到他,张小河现在只需要等待。

  大概是晚上的时候,首领拿着一堆稀里糊涂的动,来到了屋内。

  有类似锄头的东西,有一个个装着血液的石碗,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植物草药之类。

  琳琅满目,一时间他看得都有些眼花。

  等等她想要干什么?张小河内心咯噔一下,只见腾蛇首领拿着一把出头走向了张小河。

  然后一锄头挥向他……脚下的地面,不一会在他面前挖了一个土坑。

  之后张小河就像一个萝卜一样,被载到土里。

  “我觉得你这个方法有问题……”张小河稍微有些无话可说,听说过种菜,没听说过种人的。

  难不成她想把张小河种到地里面,然后种下一个张小河,长出一堆张小河,中间是不是还会有一颗小河树,小河树结出小河果。

  别笑,首领就是这么想的。

  “我有自己的判断,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地生根发芽,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有些时候常识真的很重要,但是他没有说什么,闹吧玩吧,反正过几天林寒雨就会来救她。

  要是张小河有个三长两短,这个螣蛇部落,准得人间蒸发。

  张小河闭上眼睛,开始修养精神,他在脑海中思索着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探索大山里面的世界。

  那里能够孕育出什么,张小河全然不知,兴许会是一个好玩的?

  张小河脑子胡思乱想着,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沉寂多年的西域,似乎要再一次热闹起来,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不知不觉中,张小河睡了过去,然后开始打起了呼噜,他睡得似乎很香。

  老实说被抓住之后,他倒是可以明目张胆地偷懒,整个人倒是轻松了不少。

  然而他却仍然未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只见木头房间之中,张小河像一根萝卜一样被栽到土中。

  螣蛇首领靠着他坐在一边,手里拿着一起器皿,似乎在调制一些灵药。

  她不断地往器皿中加入药草,同时在合适的时候加入血液,一边研磨,还一边用他身上,那一股属于龙的力量,在催化着一些反应,也在灌注能量。

  这一个小小的器皿,就像是一个炼丹炉一样,一龙力为炉火,药草血液为材料。

  炼制了许久,器皿内的药材变成黑乎乎粘稠的一团,再加大火力一会,器皿之中的黑团收缩成一颗比拇指小一点的丹药。

  首领取出这一颗丹药,露出了笑容,她看着这一颗丹药,想起了之前梦中的场景。

  那是一个身体虚幻的老龙,他讲述着一个丹方,就是这一种丹药。

  “龙树丹,需要药材辅以龙血炼制而成,炼成之后,将其植入灵气丰沛之地,随后丹药自行扎根生长,吸取附近所有能量,结出树龙果。”

  按理说,要是把这样的一颗丹药植入到张小河身体里面,就能吸收张小河所有的等级战力,以及全部能力。

  之后她服用下去,就可以得到他的所有能力,长生果所具备的一些药性,应该也是可以吸收到的。

  螣蛇首领看了看手中的丹药,平平无奇的黑黝黝的一颗,再看了看张小河。

  忽然之间她陷入了思考,到底要不要把这颗丹药植入张小河身体内呢,首领有些犹豫不决。

  她不是一个喜好杀生的人,她这一辈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长生不死,所以她需要长生果,可这个人也是无辜的呀。

  螣蛇首领内心很单纯,一方面不想伤害张小河,另一方面又想要长生果实,纠结得不行,于是开口问了问张小河,还是问一问当事人的意见吧。

  某人打了个哈欠,他睡得迷迷糊糊,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随便你,想怎么样就这么样。”

  他张某人就不怕了,反正现在还有一具游神之躯在家里,就算是现在死了,游神还在就可以复活,一点问题都没有。

  首领哦了一声,随后点头,一下子把丹药植入他的身体之中,几乎是没有多少感觉的。

  然后她就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张小河脑袋上顶着一个小果子,还长了一根藤连着,现在的他就像是深海之中的灯泡鱼一样。

  “不是呀,这是什么东西?”张小河当即就觉得很不舒服,哪能头上长果子的。

  现在的他内心无比后悔,早知道就拒绝了,看首领的样子,似乎很好说话,不行一定要问清楚发生了什么。

  “不是你同意的吗?你同意了我才植入的。”首领也很无辜,明明是张小河同意的,还怪起她来了,委屈。

  “啥?植入什么?”昨天张小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没想到是真的呀。

  “就是树龙丹呀,植入你身体之后,就能剥夺你所有力量,然后变成结出树龙果,吃了树龙果,能理解就是我的了。”

  一时之间,张某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咋就这么贱呢,这是自作孽啊。

  张小河痛心疾首,首领倒是挺高兴,现在只需要等张小河把果子结出来,她吃完之后,就可以长生不老啦。

  而某人内心则有相似的盘算,等树龙果结出来之后,他自己吃了不就啥事也没有了吗,他真是一个小天才。

  于是张小河就想着法子远离首领,为的就是在结出果子的第一时间,吃掉,这可是他的修为果实,哪能随便给别人。

  然而他还是小瞧了首领的智力,这家伙就一直待在张小河身边了,天天都盯着果子。

  就连吃饭也是端着一个石碗,一边吃一边盯着,某人觉得机会渺茫啊。

  咕噜咕噜,张小河肚子再叫换,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能不能给我吃一点。”

  看着首领碗里,那一个个带着带着油水的光亮烤肉,某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然而,首领却是摇了摇头。

  这姑娘,张小河觉得自己真的还给她普及一下尝试,于是说道:

  “你想不想快一点拿到果子?”

  首领一边大口吃肉,一边点头,还盯着张小河。

  某人故作高人姿态,语重心长地说道:“要是想的话,你就给我吃一点。”

  首领摇头,不想给张小河,她想一个人吃。

  张小河思索了一会,眼睛珠子轱辘一转,说道:“你想啊,多出来的一个果实,必然不可能凭空多出来。”

  “而我这个人就这大一个,想要多出来,是不是要补充一些,也就是吃东西呀。”

  张小河当然不可能跟她讲什么质量守恒,她未必听得懂,于是简单地说道。

  然而这姑娘机灵地很,咽下一口烤肉说道:“多出来的果子是你的力量凝结出来的,想骗吃骗喝,没门。”

  不是啊,咋小寒就那么大方,她张某人是咋滴得罪她了。

  最终呢,张小河也没有吃到东西,吃不到就算了,他还不吃了呢。

  某人侧身窝在一边假装睡觉,手是握着头上长出来的果子的。

  他在等待,等果实长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吃了,然后逃跑,能抓得住他一次,未必抓得住第二次。

  然后回到他的地盘之后,可就要让她好看,不是长得好看那种好看。

  张小河哼哼了两句,然后就抱着果子睡了过去,大概是十几天过去。

  张小河手中的果子已经很大个,一只手握不住的。

  就在这天早上,张小河头上的藤蔓忽然在一点点消解。

  首领见到之后,一手抢过果实,她的龙爪跟钢爪一样,当时他只有这样一个感受,然后果子就没了。

  他一看,已经给首领一口吃了

  张某人当即垮起了一张脸,他的力量……

  张小河内心如刀绞一样,偏偏这首领还有一点损地说道:“嗯,有点小甜。”

  张小河更加无话可说,木屋内很安静,再过去了长达十分钟之后。

  首领忽然一脸便秘的感觉,她当即吐出了果子,质问道:“你这是什么玩意,毒果。”

  在吃完果子之后,她并可以感觉到新的力量,反而是感觉到许多不难受。

  张某人此时浑身舒畅,总觉得身体都通透许多了呢。

  啊,其实张小河就是一个普通人来着,他也可以多少能力,所有的能力都是神。

  而神并不是一种物质层面的东西,龙树丹自然是吸收不到的。

  找不到能力,就只好找别的东西。

  张小河傻笑了两下,但凡是有一点能量层面的东西都可以啊,可惜他就是一个除了神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

  首领瞪着他格外的气愤,然后张小河就被揍了一顿。

  “不是啊,大姐,是你要吃的,不怪我。”张小河抱头呜呜痛苦。

  一直到小寒过来,他才被放过。

  小丫头一来就气呼呼地说道:“快点回去帮忙啊,都忙不过来了。”

  张小河有些疑问,问她忙什么。

  “办席呀,出云镇建好了,镇上办酒席呢,你还在这里玩,回头老妈一定收拾你。”

  怎么快啊,这下好了连忙起身,拍了拍灰尘,打算离开。

  螣蛇首领纠结了一阵,说她也想去,张小河当即拒绝,但是小寒同意了,现在正缺人手呢。

  于是,螣蛇首领就跟着他们一起回去。

  三个人跨过地域裂缝,走到了生命区域之内。

  


     习近平明确表示,中共“将履行大国大党也祝愿航天员太空的工作生活一切顺利。前几天,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中央领导同志前往中国共’,因为近十年来,我把工作做成了一种志愿服务。本次会议由今年亚太经合组织东道主新西兰倡议召开,主题为“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亚太私刻公章不可取 当心触法后悔迟
。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mrccs.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